郵箱: @ 密碼:
>> 新聞集萃 >> 視頻專區
九三楷模 | 邱大洪:與海結緣 躬耕不息
發布日期:2019-12-16 來源:九三學社遼寧省委會 瀏覽量: ...

【人物檔案】邱大洪,男,祖籍浙江湖州,1930年4月生于上海。九三學社社員,我國著名海岸和近海工程專家,大連理工大學教授,中國科學院院士。第八屆全國政協委員、第九屆全國政協常委,第九屆、十屆九三學社中央委員。1988年獲評國家級有突出貢獻的科技人員,現任中國海洋工程學會名譽理事長,英文版《中國海洋工程》編委會主任。主持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和其它項目共計20多項,先后獲國家級有突出貢獻專家、遼寧省優秀教師、國家高校先進工作者、省市優秀專家等稱號。

“我有一個關于加快發展東北水網經濟、改善生態環境的建議,供中央領導參閱。”2019年7月1日上午,九三學社社員,我國海岸和近海工程專家、中國科學院院士、大連理工大學教授----89歲高齡的邱大洪院士把一份建議書親手遞交到正在大連參加夏季達沃斯會議的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手中。建議書是邱大洪院士聽說李克強總理來大連而連夜趕寫出來的。邱大洪院士的這份責任與擔當,贏得了廣泛的贊譽。

一場疾病  與海結緣

1947年,邱大洪考入清華大學土木工程系。1951年,我國第一次實行大學畢業由國家統籌分配制度,邱大洪響應新中國 “到工業建設的第一線去,到東北去”的號召,來到共產黨親手創建的新型大學—大連工學院(現大連理工大學前身),為四位教授助教“工程畫圖”“測量學”“土力學”“結構力學”四門課程。

剛工作不久,邱大洪突染黃膽性肝炎,不得不住進醫院。恰逢此時,學校推薦到哈工大師從蘇聯專家的研究生,本來最有希望的邱大洪,因病錯過。出院后的邱大洪,趕上了1952年新中國第一個海港工程專業的創立,他跟從著名的教育家、科學家錢令希院士從事新專業的創建工作。新專業的創建奠定了他一生的研究方向,也使他的人生逐漸走向成功、走向輝煌。說起自己的這段經歷,邱院士戲稱自己是 “因病與海結緣”。

在新專業創建后的第四個年頭,邱大洪擔任了專業室副主任。1958年,又與侯穆堂合作編著了中國高校第一部本專業教材《港及港工建筑物》,成為工程設計界的主要參考書。同年,28歲的邱大洪承擔了大連漁港海上工程的全部設計任務,并擔任技術總負責人。這是由中國人第一次自己設計建造的現代化漁港,在當時是亞洲最大的漁港。1966年,大連漁港建成投產。

1973年,大連工學院又承擔了我國第一座現代化的原油輸出港――大連新港的設計任務。邱大洪作為主要技術總負責人之一,負責碼頭選型、總體和結構設計,并任施工現場的設計代表。油港建設的日日夜夜,邱大洪以一種超乎常人的“拼命三郎”精神,開創了我國建港史上的一個又一個“第一”,1976年5月1日,這座原油年通過能力1500萬噸,具有同時???0萬噸級和5萬噸級油輪的離岸式碼頭建成了。大連新港的工程設計榮獲了全國科學大會獎和國家建委70年代全國優秀設計金獎。

1983年,為開發我國南海北部灣的石油資源,邱大洪組織139名教師和工程技術人員進行了14項專題實驗研究,編制了17項專用計算機程序,主編了6冊可行性研究報告。這項成果于1986年獲得國家教委科技進步獎一等獎。

1994年,邱大洪教授又主持大連新港的技術改造設計,將10萬噸和5萬噸兩個泊位分別改造成為15萬噸乃至20萬噸和8萬噸泊位,大連新港為我國出口創匯發揮了重大作用。

一路走來,邱大洪先后參與、參加了連云港集裝箱碼頭、秦皇島油港、海軍浮碼頭、廣東省珠江崖門出海航道工程、上海洋山深水港區、曹妃甸工業區造地工程、海南省洋浦港國家重點工程等項目的模型試驗、設計、科技咨詢和顧問工作。

一個信念  傾心育人

邱大洪的父親是上海的一位實業家,與人合伙開辦了一家玻璃廠,主要生產啤酒瓶。1950年公私合營,工廠搬遷到了青島。現在著名的青島啤酒的酒瓶就是由這家廠生產的 。父親十分重視對子女的教育,希望子承父業,然而當幼年的邱大洪看到日本侵略者肆意燒殺搶掠時,科學救國成了他強烈的愿望,激勵他刻苦努力。1949年初,古老的北平獲得解放,正讀大二的邱大洪跟隨解放軍到城里去做宣傳,發動群眾憶苦思甜,邱大洪生平頭一回接觸真正生活在底層的工人,第一次了解到他們生活的真實狀況,這對他觸動很大,他堅定了人生的信念:到祖國最需要的地方去。1951年,他來到大連工學院,從此執教杏壇半個多世紀,桃李滿天下。

邱大洪主講過港口及港工建筑物、工程水文學、波浪理論等多門專業基礎課和專業課。以他為主要學術帶頭人的海岸工程學科(專業),1988年首批被批準為國家重點學科(專業)。自1981年以來發表學術論文130篇,其中在國外學術會議上發表30篇,國內學術期刊91篇。

邱大洪對學生“嚴”源于“求真”的境界。讀博士后的晁曉波,申請國家教委在站博士后的科技基金時,為了引起評委的重視,有意拔高項目目標。為此,邱大洪把晁曉波叫到家里,要求他對申請中提到的目標,科研能力、條件,都要實實在在地表述,并與他一起逐字逐句修改了一個半小時,改過的申請書平實了許多,不僅順利獲批,還是最高級別的雙A。

邱大洪對學生的“愛”源于“育人”的眼界。那些年許多大學派出的公費留學人員,出去的多,回來的少,讓派出大學都心有余悸。但邱大洪從培養人才出發,三次支持安排現在已是海岸工程專家的王永學,去美國留學和進修,校方頗為擔心,可邱教授卻非常堅持,每次都為他積極地申請,只要工作能離開,什么時候走都可以。王永學沒有辜負老師的信任和一片真情,每次都按時回來,成為學校留學生來去自由的典型。眼界不斷開闊的王永學在恩師的指導下,快速成長起來。現已逾耳順之年的他曾任海岸和近海工程國家重點實驗室的主任。

一份責任 赤膽忠心

耄耋之年的邱大洪,不僅教學、科研雙豐收,作為九三學社社員,始終牢記使命,認真履行職責,積極參政議政。在擔任第八屆全國政協委員、第九屆全國政協常委,第九屆、十屆九三學社中央委員期間,已經70多歲的他在關注本領域課題的同時,以科學家的思維關注國計民生的問題,每年的政協會議他都有3、4件提案,多時達6件提案。

在全國政協九屆五次會議上,他曾前瞻性地提出了“關于盡快建立個人信用制度的建議”, 時隔20年,這個話題仍然在繼續。“對西部開發戰略的建議”“關于完善股票發行上市制度的建議”等,均引起各界的廣泛關注。

邱大洪說,由于歷史原因,東北形成的“鐵路偏執經濟”發展模式一直延續至今。全國八大水系,東北有三,密度全國上數,而偌大的水網體系,卻沒有好好利用起來。若能將東北的“鐵路偏執經濟”發展模式轉變為“鐵路經濟與水網經濟并重”發展模式,使其在東北大地上遍地開花,那是一個多么可喜的場景。他提出,如果目前還做不到“并重”,可以以“鐵路經濟為主、水網經濟為輔”的模式起步,加大水網經濟的基礎建設力度,盡快讓“水網經濟”發展起來。邱大洪特別強調,啟用國家已有的“松遼運河規劃”,將規劃中的“調水”通航模式改變為“蓄水”通航模式,“一旦建成松遼運河,全東北水網體系聯成一片,可以形成大約7000公里的河流網和生態經濟帶。”這是今年7月1日邱大洪遞給正在大連參加夏季達沃斯會議的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手中的建議內容。

“把大連港建成環渤海地區集裝箱區域干線港的對策”“關于盡早有規模的開發我國地熱資源的建議”“關于加強對資源型城市產業轉型給予政策支持的建議”“從當前我國沿海海域空間資源開發趨勢想到的”“關于長江口整治工程的工程設計和施工技術的幾點看法”“對湛江海岸經濟發展的幾點看法”“發展海洋經濟要科學用海和管海的建議”……打開邱大洪的參政議政文件夾,可見上百條咨詢建議及對策研究,其中對南海島礁建設工程的建設性建議,榮獲中共中央、國務院、中央軍委聯合頒發的南海島礁建設紀念章。

七十載風風雨雨,磨礪了一顆赤子之心,邱大洪院士雖已耄耋,但仍在他一生忠誠、熱愛的教育和海洋事業中發光發熱,砥礪前行。

(九三學社遼寧省委會)

{ganrao}